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苏门答腊 >正文

爱情可以降低为肉体快乐吗

时间2018-02-23 来源:隋唐英雄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阿里斯托芬对爱情神话的描述里,他并没有强调肉体快乐,只是说人在一起就行了,抱在一起就行了,其他的都是不重要的,肉体的快乐甚至都没有谈到。在柏拉图的各种著作中,他非常反对把爱情降低为寻求肉体快乐。那种追求肉体快乐的爱情,其中的一方,尤其是主动方,会尽量让被动的这一方受其摆布控制,让对方尽量在理智上和身体上各方面都处于非常虚弱、任由他控制的状态,因为只有这样,他才可以最大程度地享受肉体快乐。如果对方比较独立,或者比较好强,或者比较自律,你想再从他的身上获取肉体快乐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。一切以肉体快乐为指挥的这样一种爱情,是一种低级的爱情。柏拉图有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,说这是“狼对羊的爱”,就是你爱这个东西,只为了享受它。《会饮篇》在前面的一些发言者,虽然言辞都很空洞,但是也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思想,即爱情分成两类,或者是爱神有两个,一个是天上的爱神,一个是地上的爱神。天上的爱神引导人爱灵魂或者爱美德,地上的爱神指引人们贪图享乐,是应该遭到谴责的。

爱神也是不完满的

但是我们刚才说了,这并不是柏拉图爱情观的终极代表。柏拉图借苏格拉底提出了另外一种爱情,影响一点都不亚于前面那个神话的另外一种爱情观。他指出之前的发言者都犯了一个错误,就是把各种最美好、最强大、最美丽等修饰全部都送到厄若斯头上,甚至认为他比宙斯都厉害,连宙斯都受他统治。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事情,如果厄若斯是爱美的,爱善的,这说明他缺这个东西,肯定是缺美或者是缺善,或者是其他的东西,他才会去爱他们,所以他不是最美的,也不是最善的,他是有缺陷的。甚至他可能连神都算不上,因为神是完满自足的,神不会爱任何东西;但是反过来,也不是说厄若斯就像我们人一样;他介于神和人之间,是希腊神话里所说的精灵。

癫痫中医疗法height: 28px; color: rgb(0, 0, 0); font-family: 宋体, Arial, sans-serif; text-indent: 2em;">苏格拉底也讲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神话,就是美神阿弗洛蒂特诞生那一天,很多神都来庆贺,喝得酩酊烂醉。其中有一个富神喝醉了,于是来了一个穷神,她垂涎富神的美色,在富神不知道的情况下和他交配,结果怀上了孩子,就是厄若斯。厄若斯生下来,同时具有父亲和母亲的两种特质:他的父亲是无所不能的,代表着完满自足,而他的母亲是穷神,代表着一无所有,永远在追求,得不到。所以厄若斯变换着这样的角色,他像他父亲一样,想得到什么就得到什么,另外一方面,他又像他母亲一样,马上把这些东西丢了,两手空空。总之,他缺乏了之后就去追求,然后拥有,然后失去,再追求,再拥有,再失去,处于一个循环的模式。

肉体的结合是一件神圣的事情

循环模式似乎更符合我们现在的爱情观,或者符合我们的真实感受。我们真正拥有什么东西,包括那些最爱的,其实都是处在一个追求的过程中,在失去之后再去拥有,而不是说追求到手了就可以高枕无忧等等。更重要的是,苏格拉底提出的爱情比阿里斯托芬提出的爱情有一个更大的目标,阿里斯托芬说爱情意味着只要在一起就行了,苏格拉底说我们在一起之后做什么呢?他的答案是:在一起是为了寻求一种永恒,达到一种永恒。

柏拉图从肉体的永恒和灵魂的永恒来解释“永恒”。爱情的目的首先是为了持久生存,这是通过肉体关系才可以实现的。柏拉图花了不少篇幅来表扬这种男女之间的爱情,说这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,肉体的联合,因为只有这样,人才可以不断地繁衍下去。如果没有爱情,男人和女人是不会在一起的。所以恰恰因为爱情才使他们在一起,使他们结合,然后繁衍出子子孙孙的后代。这样即使他们这些个体死了,另外的个体也能够生出来。爱情有一个很崇高的目的:追求永恒,保持人类持久的繁癫痫病的治疗方法衍。男女之间的爱情,肉体的爱情是必须的,这也是一个神圣的事情。从这一点来说,柏拉图还是很开明的。但是就像我们刚才所说的,他还是老调重弹,认为这还不是最高的爱情,因为爱情还应该达到灵魂的永恒。

柏拉图其实思想比较复杂,按照他的爱情观,男女之间的结合是一种比较自由的,也是出于一种相互吸引的爱情。但是另一方面,他甚至也认为没有爱情的男女应该结合,他把这个当成一个任务,当成一个法律规定。在很多方面,他有这种优生学的思想,就是最优秀的男人应该与最优秀的女人尽可能多地交配,这样才能够生出最优秀的品种。比如通过抽签,十个身体最强壮的、理智最发达的男人和十个同样如此优秀的女人抽签,随机进行交配,而那些差的人就没有这样的权利。而且柏拉图对婚姻方面有很多具体的讲究,他认为一男一女要结婚的话,应该在有公信力的公证人的监护之下赤身裸体地见面,大家看了之后相互满意了才结婚。柏拉图说这没有什么,用美德去做衣服就行了,只要心中没有杂念。柏拉图既强调爱情的自由,也讲到制度上的约束,总之是为了保证婚姻,要保证人类的繁衍,这对人类来说是无比重要的事情。

爱情是循序上升的过程

柏拉图式爱情的重点,是一个循序上升的过程。精神恋爱不可能凭空出现,真正的爱情,就和所有的万事万物一样,都有一个从个别到普遍,从有形象到无形象的金字塔形上升过程。人最初的爱情肯定是爱一个可见的,可以触摸的,有形的、具体的物体。所以一个真正有爱情的人,他会爱一个美丽的肉体或者形体,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一个事情。但是他会过渡到一个更高的阶段:爱所有的美丽肉体。只爱一个美丽的肉体是一件愚蠢的、不明智的、不合理的事情,应该去爱所有美丽的肉体。这听起来好像是在为花心和滥情做哲学辩护,但真正的爱就是这样,不会停留在对于一个人的爱,而是会上升到对所有美丽的人的热爱。

怎么治疗癫痫病ng: 0px; font-size: 16px; line-height: 28px; color: rgb(0, 0, 0); font-family: 宋体, Arial, sans-serif; text-indent: 2em;">到了这个阶段之后肯定会有一个飞跃,因为灵魂比肉体是更美丽的。只要不会沉迷于肉体的快乐,肉体的爱肯定会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,认为灵魂比肉体更美,于是爱这个美丽的灵魂。所谓美丽的灵魂简单来说就是具有各种美德和丰富知识的灵魂。最后就连灵魂都不爱了,只爱美本身。爱是一个层层上升的过程,从单个肉体到所有肉体,从单个灵魂到所有灵魂,一直到美本身,到最后什么都不爱。

肉体之爱与精神之爱可以并存

其实在学术界里面,“精神恋爱”是对于柏拉图式爱情最大的批评。批评者常说柏拉图式的爱情其实是一个都不爱,真正的柏拉图的爱情是不爱任何人的,因为他只会爱那个美本身。这种批评意见有一定的道理,因为按照柏拉图的爱情理想,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就可以是神了,因为神不爱任何的东西。但是这只是一个最高阶段,柏拉图绝对不把精神恋爱和肉体关系彻底割裂开来。肉体对于维系人类繁衍生存十分重要,柏拉图把肉体提到了一个更高而且他强调这是一个自觉自愿的过程,他不会强迫着你禁欲,或怎样怎样,一切都应当是自然而然的。

还是在《会饮篇》里面,有一个美男子阿尔基比亚德最后发言,别人都赞美爱神,他却赞美苏格拉底。阿尔基比亚德很爱苏格拉底,但是苏格拉底的样子其实非常丑陋,按照记载他是朝天鼻,金鱼眼,大腹便便,臃肿不堪,衣衫不整,光着脚。他的肉体根本就不美,为什么阿尔基比亚德对他一见倾心爱上他?阿尔基比亚德被苏格拉底的言谈、美德和智慧所折服,对苏格拉底爱得死去活来,已经上升到一种精神之爱。但是阿尔基比亚德也没有放弃肉体上的追求,他经常找机会要和苏格拉底单独相处,经常和他抱在一起摔跤。但是苏格拉底摔跤归摔癫痫医院手术治疗费用跤,也没发生什么事情。如此,阿尔基比亚德还是想方设法地要和他单独相处。有一次他找机会和苏格拉底谈话到深夜,然后就说在一起睡吧。在关了灯以后他就脱光了衣服,钻到苏格拉底的被窝里面,紧紧地抱住苏格拉底,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。阿尔基比亚德向在座的人们哭诉,说你看我这么一个美男子,无数的追求者,赤裸地抱着苏格拉底睡一觉,就像抱着父亲或者兄长一样。

苏格拉底回答他说,在你的肉体还没有消磨你的锋芒之前,精神层面还没有打开,离精神恋爱的层面还很远。实际上苏格拉底是爱阿尔基比亚德的,后来阿尔基比亚德年纪大了,人老珠黄,他的情人都纷纷抛弃他,苏格拉底找到他,说你现在知道谁最爱你了吧。

确实,苏格拉底的境界太高,很少有人可以达到。但是不排除稍微低一点的精神恋爱可以容纳肉体关系。柏拉图在《斐德罗》中也承认了这一点。还没有达到最高阶段,处于较低阶段的精神恋爱者,可以在适当的时候求得肉体上的快乐,作为一个小小的犒劳。但是精神恋爱者的主业还是要一起钻研学问。他们应当做的,就是没日没夜地聊天。聊天的内容是哲学,哲学是最主要的精神恋爱。

不要粗暴对待柏拉图的爱情观

柏拉图式的爱情观是很丰富的。我们把柏拉图的爱情简化为精神恋爱,这是一个粗暴地扭曲,或者说仅仅把顶端截取下来。实际上柏拉图式爱情可以说一座冰山,而精神恋爱只是这座冰山浮出水面的那部分。如果我们把一个完整的柏拉图式的爱情拿来考察的话,我们可能会觉得,这也许就是符合道理的,会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得到验证。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  • 爱美文网(www.aimeiwenw.com) ©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15019302号
  • Powered by laoy ! V4.0.6